*Magnify*
SPONSORED LINKS
Creative fun in
the palm of your hand.
Printed from https://www.writing.com/main/view_item/item_id/2249587-08
by 乌鸫
Rated: E · Article · None · #2249587
lof把我彻底搞麻了
大三角
ABO设定有
黑帮-教父—教父一把手
*🚕🚕🚕!!
*脏脏脏
0.
“放开我!”那人结结巴巴地喊道,显然他早已喊得声嘶力竭,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恐惧与不安。他踉跄地向后爬去,拖着两条早已被身后那人捅得血肉模糊的双腿,“你是谁?我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,放了我!我可以给你钱,很多很多的钱,全..全会是你的,只要你放了我。”

“早就无关紧要了。”身后那男人慢慢从黑暗中走出来,麝香的气味在空气中肆意地侵占着所有地盘,一点点紧逼着倒在地上弱小的alpha,他漫不经心地说着。昏暗潮湿小巷子里少得可怜的一点灯光打在他白皙的脸上,反射在他漂亮的蝴蝶刀上。

那男人的动作非常迅猛,将那把蝴蝶刀插进了在地上苟延残喘的人的左眼,但他好像还不满意似的,用刀在他左眼中肆意地搅动着。那人疼地尖叫起来,却发现自己退无可退。

他身后是冰冷的墙角。
他似乎是用尽自己最后那点余力,颤抖地说:“你..你到底是谁?”

那男人最后深捅了一下,将那刀刺进他的脑子里,又饶有余味地用力将那把漂亮的蝴蝶刀拔了出来,拉出了恶心粘稠的血丝。他站了起来转身又朝着那篇黑暗前进,轻轻地抽吸了一下夹杂在冷空气中的血腥。
他停下了脚步,又转过身来,好像在细细欣赏他的杰作。咧开嘴,露出一丝阴森的微笑。
“连我王某都认不出,那你也算是罪有应得。”


1.
“哟 又偷看我工作 你是有多喜欢我呀 某幻”王瀚哲故意拖长声音扭头对旁边小洋楼阳台喊道。

“想多了 是你自己把人带到这来解决的”阳台上隐约露出一个人影
“别这样哥哥 我可是非常欢迎您欣赏我创造艺术的啊”王瀚哲露出灿烂的笑容,他的脸上还残留着死人的血

“我们家族与黑帮井水不犯河水 以后解决人请不要踏入势力范围 况且我这可不是你的专属屠宰场”转眼某幻变出现在了王瀚哲身边,他半掩着口鼻显然着周遭的信息素对于他这个o来说太过强势。
但显然王瀚哲没有听进去。

“别那么小气嘛哥哥,不就是杀个无名小卒嘛,至于跟我发火嘛 况且我们关系那么好....”说着王瀚哲把某幻抵在墙上,左手放肆地揉搓某幻的胸部 。

“别太过分,王瀚哲”某幻用力推搡着他,但麝香的气味瞬间让他四肢酥麻,但他心中好像早已默许了王瀚哲对自己的下流行为。
有或许是他早就习惯了。



1.5.
某幻是家族中的准教父,老教父虽然健在,但年事已高,又患有重病,也是行将就木之人,家族内掌权重任自然就落在了某幻身上 某幻自幼由老教父亲自抚养。再加上他天赋异禀 在家族中早已赢得许多声望 是新任教父优秀的候选人。

但某幻本不是家族中唯一流着教父的血的人。在这个大家族中,本有一位同父异母的兄长,一个具有顶级信息素的alpha,他是家族中除教父外最有权利的人,待客不薄,对待比自己小的亲兄弟某幻更是如此 从小便与他关系很好,自从某幻15岁分化为一个omega,他对某幻更加怜爱,某幻是omega这个事实,也只有老教父与兄长知晓,某幻十分敬重这位兄长,教父位置本非他莫属。

可就在一年前,这位兄长被秘密杀害,死况惨烈。老教父为此震怒,派遣身边大量势力调查此事。可如今老教父已半身入土,这个事件仍未水落石出 某幻虽因此成为了新任教父的最佳候选人,但为此事还是怀恨在心。


2.
“马哥哥还是很喜欢我的嘛”王瀚哲的手伸到了某幻衣领中肆意地摸着
“否则怎么会自投罗网啊,哥哥”

麝香的信息素迅速包围着某幻。
很显然,某幻是omega的事实现在还有一个人知道。


“这是一位行长吧,最近挺贪啊王瀚哲,你不怕我把你供出去,好让我们家族垄断垄断势力?”某幻瞅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调侃道。

“你舍不得。”王瀚哲又向前一步抬起膝抵在某幻的胯下,把他按得死死的。某幻有点透不过气,轻喘了两声,脸上微微泛起潮红。
王瀚哲朝他后颈望去,“好家伙,贴这么严实,生怕我给你标记喽。我们又不是没干过这事,那么拘谨干什么喽。”没等某幻回答,他就咬住覆在某幻腺体上那一层抑制贴,轻轻撕拉,柔软的腺体就暴露在空气中,麝香的气味刺激着可怜的腺体,一股股鸢尾烟的香气从中涌出,王瀚哲用粗糙的舌苔舔舐着,鸢尾花和烟草混合的气味被王瀚哲吃尽,麝香的气味包裹着某幻,让他快要窒息,他的口中含着王瀚哲的中指和无名指,涎液顺着手指滑下,打湿某幻的衣领,王瀚哲哼了一声,将手指抽出,把涎液涂抹在某幻的乳肉上,那便是王瀚哲最好的春药。


3.
“得寸进尺了哈你”某幻喘着粗气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瀚哲的双眸,嘴角有一抹掩饰不住的笑意,“有点东西啊,你最近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啊,如狼似虎的。”空气中鸢尾烟的香气勾着王瀚哲的鼻腔,似乎也想争取片刻主权。

“不愧是顶级的omega啊,在我这也得挑衅一下,信不信我待会让你说不出话来。”不知何时,王瀚哲的双手已经游走到身前人的皮带处,三两下轻松地解开皮带,轻轻一抽皮带就贴着某幻的细腰滑了出来。麝香从王瀚哲强大的腺体中又一次一涌而出,两种气味交织着,顶级alpha的信息素混合着一缕缕沁入心脾的鸢尾烟,这要是旁人嗅到一丝,必将为之癫狂,全身痉挛着宛如一个毒瘾发作无药可救的瘾君子。

而两位信息素的主人正在享受着这来自午夜留给彼此的性与爱。

王瀚哲将手伸进某幻的西裤,轻捻着他的腿根,omega细嫩的肤质在此刻被展现地淋漓尽致,仿佛轻轻一掐就能出水,汪汪春水早已把臀与腿根打湿,王瀚哲还恶趣味地把手抽出来叫某幻去舔。奈何某幻早已臣服于麝香的信息素之下,身体早由不得自己的控制,他微张着嘴,伸出一截粉红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舐着王瀚哲湿润的中指,然后再去同王瀚哲接吻。某幻环着王瀚哲的脖颈,整个人就软绵绵地挂在了上面,潮红的脸颊无不透露着可爱。王瀚哲迫不及待地将手又伸回到下面挑开裤沿,两指游荡在omega的臀缝中,让春水染湿他的整个手掌。王瀚哲凑近去吻某幻眼角的泪痣,同时一次将三根手指伸入内穴。闪电般的疼痛与撕裂感唤回了某幻的半分理智,“王瀚哲,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你更贪心啊”某幻嘴硬着嘲讽他,身下却因有外物的进入本能地撅起屁股,内穴紧紧地吸着王瀚哲修长的手指,alpha的信息素则是毫不收敛地侵犯着他的神经。王瀚哲则没有理会他,来回去抽动着手指,享受着怀中人夹杂在呼吸间急促的喘息声。

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几轮,某幻已经精疲力尽,他感觉全身只要稍微碰一下就要散架了。可王瀚哲终究一副不见要停的模样,正想要将第四根手指也塞进可怜的穴口。某幻受不了了,重重地咬了一口王瀚哲的耳垂让他打住。王瀚哲见某幻都要化成一滩水了,终究是放过了他,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,手指缓缓抽出,带出一条长长的水线。

帮某幻扣好皮带,整理整理衣领。某幻充新贴回抑制贴,把王瀚哲退出一米开外,好让他和自己散散浑身的气味,呼吸两口新鲜空气。

“熏死了。‘’某幻捂着嘴轻咳两声,抬手扇了扇周围的空气。

“再熏也是能让你兴奋到极点的味道啊。”王瀚哲饶有兴趣地看着他。

都是我的
都是我的。

王瀚哲在心中狂妄地笑着。


“明天,家族会举办酒会,不知贵帮派首领能否赏脸啊”某幻清了清嗓子,从西服内侧抽出一张邀请函。

“你不怕我们现在这样被那老家伙知道吗”王瀚哲挑挑他的下巴

“父亲不会知道的,况且,我们两大家族的关系有所改善,我都看在眼里的,元老们这几天都在与父亲商讨着如何解决两方的问题。况且你们黑帮的人一个个都像土匪一样,要不是你们性情野蛮残暴,杀人如麻,我们早就该把你们收归内部了。”某幻眨眨眼,一丝轻蔑的笑容挂在嘴边,他为他的家族感到自豪。

王瀚哲盯着他没有说话,嘴挂着招牌式的笑容,某幻对自己不屑的表情让他又想把刚才的一系列操作再来十遍,他还是喜欢那个被信息素调教就软摊在自己身上的小猫多一点。

“还有,杀害兄长的凶手还没找到,在酒会上我可以多留几个心眼。”某幻低下头,每当提到兄长,他的眼中总会流露出一种异样的眼神,这种眼神总能让王瀚哲心生不快,嘴上的笑容不经意间消失无踪,面无表情,就像他杀人时那样。

他将邀请函收下,默不作声。

4.
灯红酒绿外。

“请问您是....”宴厅大门外的管家微笑着拦住王瀚哲。管家西装穿的得体,一小块方巾别在他胸前,他微微鞠身,向每一位来宾表示敬意。

王瀚哲没有看他,将手中的邀请函递给他。

管家抬了抬眼镜,眼神仔细地扫过这张与众不同的银边卡片,每一个字都清晰地刻在上面,并且上面带有某幻的亲笔签名。大门里富丽堂皇的灯光照在上面,闪着金光。

“原来是家主亲自邀请的贵客” 辨认出邀请函的不同的份量后,管家又把鞠躬的身子低下去了几分,“请跟我来”

管家走在前,王瀚哲跟在后面,警惕地打量着周围。他们从大门右侧一部电梯上楼。

电梯里很静,唯独从顶上传来隐约的音乐,一首《月光奏鸣曲》,为今晚的夜色笼上一层纱,回荡在耳边。王瀚哲朝电梯的玻璃墙看去,看到自己的身影映在上面,银框眼镜透露出几分斯文,看到身后的管家悄悄掏出一把匕首。

王瀚哲抬抬眼镜,轻笑一声,“请问你这是干什么呀。”

管家没等王瀚哲说完抢先用匕首向他刺去,可是这种情况王瀚哲已经见惯不怪了,轻轻侧身将管家拿刀的手钳住,身体本能喷涌而出的信息素让他动弹不得,用力一捏,匕首就从管家吃疼的手中落下,王瀚哲顺势用另一只手将匕首接住,转身刺入管家的心脏,就像早就彩排过一样,王瀚哲完成得行云流水,那管家便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就再也不动了。

电梯还在上升,《月光》依旧播放着,月色照着大海,波涛汹涌后,又回到了最初的平静。一具还带着余温的尸体躺在地上,他穿的得体,鲜血溅满了胸前干净的方巾。王瀚哲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杀人带给他的快感。


“叮。”电梯停在了46层。王瀚哲扶一下眼镜,从电梯门悠哉悠哉地走出去,电梯里还传来悠扬的琴声,弥漫的麝香,摄人沁脾。


5
伸手不见五指的通道。王瀚哲警惕地前进,费那么大劲把我骗到这来,原来这么大个宴会,里面所有的灯光,酒,数不尽的美女,都她妈跟我没关系啊,操。他一边又在心里这么骂着。

没往前走几步,刺眼的灯光突然在漆黑中炸开,仿佛能将双眼就这么活生生剜去,王瀚哲眼前一白,什么也看不见。只感觉到双手被绳索紧紧捆住,不能移动半分。但王瀚哲也不想挣扎,他知道这是无用功。不如叫他们捆了,或许还能知道他为何会被骗到此处。


等王瀚哲再清醒过来时,自己已被关在牢笼之中,周围是严密的水泥墙,压抑与窒息从四面八方包裹着里面一切。


站在闸门外的,是一个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的男子。王瀚哲把在混乱中被刮花的眼镜摘下,辨认眼前这个人,这眼镜不过是夹着两块玻璃片罢了,大致是王瀚哲用来在公共场合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...凶神恶煞,以及可以在宴会上多拐几个艳丽女郎共度良宵。


“哼,我就知道是你,茄哥,你这次把我单独关起来,你要怎么跟某幻解释啊,你总是单独行动,这可不像一个教父他最忠心的一把手啊。”王瀚哲在辨认出他后冷笑道。


“他不是单独行动。”王瀚哲话音刚落,某幻就从那个男人身后缓缓走出来,出现在王瀚哲面前,拿着枪指着他,表情近乎残忍。



6.【五年前】
“把头抬起来。”
火光中,一个王瀚哲徐徐走来,手里还拿着一把漂亮的蝴蝶刀。

周围的一切都迷失在大火中,火舌大肆地吞并着曾经辉煌的宅邸,一具具烧焦的尸体遍布在地,险中逃生的幸运儿也在王瀚哲手下的枪口下应声倒地,血流成河。

番茄跪在地上,双手攥拳,所有的愤怒都集聚在一起,他的眼神固定在王瀚哲那张罪恶的脸上,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也不为过。

老番茄,短短的一个夜晚,熊熊火焰吞没了自己拥有的无论是贵族的地位,名誉,还是亲人。而这一切都拜王瀚哲所赐,眼前这个贵族曾多次拒绝与黑帮合作。

但王瀚哲认为他们知道的太多,为排除后患,不如满门抄斩,让这个不知好歹的贵族看看拒绝他们的下场,杀鸡儆猴。因此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让这个曾经小有地位的贵族永远消失,没有预告,没有提前的戒备,只有迎面而来的灭门之火。

“你是这里的少爷吧。”王瀚哲有模有样地鞠了一躬。

他又朝周围看去,像是欣赏着一场精彩的舞台剧一般。

“轰--,大火将城堡烧毁,国王与王后永远被埋在了城堡的废墟中,剩下的只有一个跪在地上落荒而逃的小王子,变成了一个无人问津的无名小卒,直到永远...”王瀚哲似饶有兴趣地用舞台剧的腔调扮演着这出戏的旁白。

“好了,表演结束,你该上路了”王瀚哲把蝴蝶刀架在他的脖子上。

“住手。”王瀚哲身后传来某幻的声音。某幻走上前去两个耳光不偏不倚地打在王瀚哲的脸上。

“王瀚哲,你是不是犯病了,你知不知道他们家族对我有多重要。他们死了,你让我怎么跟我哥交代?你是不是存心想害死我,你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。”某幻朝他吼道。

“别生气了,瞒一下不就好了。我帮你分分钟搞定啊幻幻。还有扇耳光很痛哎。”王瀚哲看到某幻立刻换了一种腔调。

“我不需要你的帮忙。还有,我要带走他,以后他跟你没关系了,你要阻拦我那我也跟你没关系了。”某幻冷冷地说道。

“好好好,随你随你。”王瀚哲举起双手摆出投降的姿势,就像被警察抓个正着的劫匪。

某幻向番茄走去,这个少年布满灰尘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用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某幻竟会有那么一瞬为之打动。他递给老番茄一块干净的手帕,“你跟着我,想活命的话。”

番茄站起来,默不作声地跟在某幻后面。

王瀚哲,我会让你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,一定。
老番茄这么想着。
他的指尖死死地抠着手心,直到渗出血来。


7.
“说,我兄长是不是你杀的。你敢说不是我就一枪崩了你。”某幻道

王瀚哲大笑。

“哎呀,一晃五年过去喽,你在某幻身边活得风生水起,从一个下人居然最后成了某幻的一把手,操,当初真的应该杀了你的。”王瀚哲收起笑容,替换它的是仿佛能把人皮活生生拨下来的眼神,慢悠悠地扭着脖子,眼神略过用枪对着自己的某幻,向老番茄看去。

8.
从前有一只火鸡被养在农场里。
农夫天天来给它喂食从不间断,它因此觉得农夫对它很不错;但是有一天当它张着嘴嗷嗷待哺的时候,农夫却挥刀把它宰了。
因为这一天是感恩节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承认,我有罪,我就是画饼大师。这一篇创作的周期有点长,五一终于可以空出一点时间写自己喜欢的东西了。
所以某幻在本文一开始其实就一直在演boy,为的就是能把他骗到这里。
关于五年前的事有必要在这补充一下,某幻在将番茄收入麾下之前很久就已经熟知boy了,并且两个人关系很近(你懂的)。这也是为什么boy可以用那一种语气对某幻说话并且让他轻易地带走茄。
至于某幻为什么那么断定boy是凶手,以及中间还有什么隐藏的情节和故事,那就等我下回给大家分晓8( )
欢迎评论私信,因为涉及到有车的部分所以也不知道能存活多久,大家且看且珍惜orz
最后,结尾的故事里,到底谁是火鸡,谁是农夫?谁又是最后享用火鸡的那个人呢?
未完待续——

© Copyright 2021 乌鸫 (nikicharlotte at Writing.Com). All rights reserved.
Writing.Com, its affiliates and syndicates have been granted non-exclusive rights to display this work.
Printed from https://www.writing.com/main/view_item/item_id/2249587-08